火炉传情

老家的炉火

admin · 12月23日 · 2019年

作者:佳风

北方极寒的冬日伴随着我记事以来的岁月,现在供热的楼房即便停掉阀门,上下左右都是暖墙,也并不让人感到格外不适,而当年小房里点起的火炉,仅仅烘热周围若干距离,那热升起得快速,也溢散得迅疾,凑过脸蒸红了脚还冰着。尤其经过一夜的静置,早上第一个离开棉被的人穿起冰凉的衣裳,哈着白气燃起新的一炉炭火,仿佛打碎了冰冻的世纪,良久周遭渐暖,贪睡的人缓缓伸出手,喔,炉子着了,该起床了。我还能清晰想起点炉子的情景。过去住平房的人家平素都会储上一些纸片木头之类用作起火和燃烧的主料,纸尤以废纸箱类材质上佳,木料则以越少经加工的为最好,一般将其安置在门廊里,若实在地方拮据,就置于露天院内,在上边盖一层油毡遮雨防潮。点炉时,先将纸片从下边放进隔灰的横档间,再将木头均匀摆在上面,木头的量要合适,放多了占了炭的地方也浪费,放少了没等引着炭就烧完了,摆木头也要合理,要把年岁小但足够干燥易燃的放在第一层,把耐烧的厚大的放在第二层,且都要作散发状摆开,这样便能既给纸片的引燃留出空间,又能制造足够的火将煤炭点燃。划亮一根火柴,凑近炉底,星星火苗窜进炉膛,不需太久炉盖见红,阵阵热浪升腾,暖和了整个屋子,外面的烟囱也在工作了,时急时缓,飘上天空,远处看向这一片灰烟朦胧的幢幢房舍,也知道屋里的人一定不冷了。住在城里的人如今已很少能在自己的房中见到炉火,取暖和饭食都也不需要它,除去街上用作生意之途的,便只在少数偏僻的城边、乡下和更远的农牧区能觅其踪迹。平房里长大的孩童们有了各自的新房和生活,再不是玩火的小孩,他们的孩子可能也不会在满是纸片木头的院里学着点起火炉了。当小平房更难寻着,便捷省事的取暖方式在更替,那炉中的火苗便只燃在了曾经的记忆里,在某天讲起围坐暖身的故事,永远不会忘的是蜷在棉被里伸出手感受的即刻温暖,和那第一个穿起衣裳哈着手燃起炉火的人。年月的河里,炉火有些恍惚,摇曳将熄,伴着老去的炉火,是依旧暖和的,我的家。那老家的炉火。

(2019.10.28)

0 条回应